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育儿孕婴 > 育儿知识 > 正文

3岁婴幼儿托管体系应该怎么建?广州正筹建幼儿师范专科学校

发布日期:2019/12/9 14:12:54 浏览:142

南都讯孩子入园前,除了靠老人帮手带,有没有靠谱的社会托育机构可以信赖?怎样培育和监督社会托育机构走向成熟规范?近日,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围绕“探索建立0-3岁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展开协商,共同探讨托育问题的解决方案。

7月19日下午,职工子女托育中心(成长营)在海珠区苏宁易购达镖店启动。南都记者冯宙锋摄

新手父母缺乏科学育儿知识

“我妈妈在照顾,但是她年龄比较大,身体不好,过段时间就要回老家”,市民黎女士虽然是老人在帮助照顾孩子,但也面临和老人的育儿分歧、老人身体不好的问题,对来自第三方的权威育儿指导、社会托育服务很渴求。正是许多像黎女士这样的需求存在,早教机构及其衍生出的托育服务,成为母婴行业一个新兴的细分市场。

政府部门在宣传普及育儿知识方面有哪些作为?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介绍,家庭对婴幼儿照护负主体责任,而政府是依托各级妇幼保健机构为家庭提供科学育儿等儿童早期发展指导服务。

“事实上,0-6岁婴幼儿卫生保健、孕产妇保健服务已经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由170多家基层医疗机构免费提供”,周端华介绍,广州还将探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比如开发早期发展、科学养育指导线上课程,举办“家长课堂”、开展“科学育儿知识进社区”等活动,为家庭照护提供培训与指导,增强家庭科学育儿能力,“我们在研究制定政策时也提出要推动依托现有资源建立市、区两级科学育儿指导中心来进一步加强这方面工作”。

实际上,行动起来的不止是卫生保健机构和社会机构,市总工会代表介绍,截止到今年7月底,广州市已有23家企业单位开展爱心托管班工作,为1270名职工子女提供企业内的托育服务。

市妇联则着重加强培育早教人才,其直属事业单位——市妇女儿童社会服务中心已建立起“花城人家”早教指导中心实训基地,促进托育人才的培育、就业、创业一体化发展,如南沙区东涌镇妇女儿童之家已开始为辖区内的家庭提供托育早教服务。

社会托育机构良莠不齐?

对于老人无法帮忙带娃的双职工家庭来说,社会托育机构是越来越多人的选择,但托育机构也面临着“两难”:市面上被定义为“早教”的机构,有一部分是想办“托儿所”,但市场监管部门没有相对应的牌照发放,所以才办了名为“教育咨询公司”或者“教育培训公司”的机构。

针对托育机构的牌照问题,广州市市场监管局一级调研员易兆会介绍,目前已增加婴幼儿照护服务的行业表述及经营项目,并对广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进行规范。他透露,截至11月15日上午,广州市已有51家该类企业依法进行注册登记,并已在平台同步共享企业信息。

对这个问题,政协委员简瑞燕也认为,这是0-3岁婴幼儿照护中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在今年两会中提出来过,目前,广州已明确由市民政局和市场监管局分别对新开设的非营利和营利的托管机构法人进行注册登记,由卫健委备案登记,“但备案准入程序和标准规范仍无操作细则,真心期待能尽快落实,这可是‘临门一脚’啊!”

成功登记注册后,政府如何进行监管?周端华介绍,托育机构的监管将采取“属地管理,各负其责”的“综合监管,强化服务”的原则,各区政府负责本辖区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各部门按照职责分工,依法齐抓共管,如,依法登记、经营行为监管、食品安全监管将由市场监管部门负责;卫生保健方面、传染病防控等监管将由卫生健康部门负责。

据介绍,在今年7月,广州市已建立起了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明确了18个相关部门或单位的工作职责,起草了《广州市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实施方案》送市政府审议,“这一文件一经市政府审定印发后,将是未来几年我市婴幼儿照护工作的指导性文件,各职能部门、各区政府也将在职责范围内共同推动这项工作的开展”,周端华说。

对于行业目前的状况,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会长孙伟文坦承,目前托育机构数量少,整个行业都还处在缺乏管理的状态,“托育机构没有统一管理标准监管,经营牌照申请条件不清晰等,导致目前行业中的托育机构良莠不齐”。

社会托育机构收费高、距离远?

家长们对托育市场有需求,但据统计,广州市实际婴幼儿入托率不足5,远低于发达国家25~55的水平,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市政协委员曹志伟坦言,公办的普惠性机构较少、民营托育机构经营成本高的现状使得托育机构收费高、入托率偏低,“但我们当然不能让政府大包大揽,所以我们要结合多种方式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去办理托育机构”,为此,他建议政府要对办园机构在税收政策、场地租赁等方面给予扶持,对入园的婴幼儿要按人头进行补贴以降低家庭负担。

对于价格问题,市发改委表示,对政府投资的公益性托育机构,政府是配合做好成本测算工作,交由相关部门依机构设立宗旨和目的确定合理的收费标准;对由企业或私人投资设立的托育机构,则主要按市场原则由这些机构自行确定合理的社会可接受的收费标准。

同时,在支持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机构方面,国家通过采取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的方式,拟在全国开展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支持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等的建设,“我委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推动符合条件的机构申报投资补助”。

除了托育费用问题以外,托育场所能否靠近居民区、方便接送,也是家长关注的焦点。政协委员付伟指出,中心城区用地紧张、租金成本高、部分用地难以满足托育场所条件设置,导致托育机构不得不搬到很远的地方,“建议政府在做相关规划时,要为托育机构留下一席之地”。

“以后用地规划要先行”,曹志伟提出,“建议结合广州市实际,对规划制定,包括财政投入、资源配置、人才培养、政策扶持等方面做出合理安排,尽快形成促进广州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基本规划”。

对此,市发改委代表表示,广州目前正在开展“十四五”规划纲要前期研究工作,并计划编制21项重点专项规划和10—20个普通专项规划,“我委将全力配合把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纳入到相关规划中”。

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人才少?

要保持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健康发展,早期教育专业人才培养不可或缺。但是,“人才缺失是目前托育行业发展中遇到的最大的瓶颈”,付伟指出,“他们进入托育机构后还面临着上升空间狭窄、社会认知度不高、职业稳定性不强等问题”。

市教育局副局长谷忠鹏介绍,广州市目前共有13所中职学校招收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在校生人数为5955人。2018学年已有2796名中职学生考取了保育员(中级)证书。而本期“有事好商量”的节目录制所在地——广州市幼儿师范学校,已从2018年开始招收学前教育早教方向共111名学生。

他透露,广州正在筹建“广州幼儿师范专科学校”,更高规格培养相关人才,“经省教育厅批准,该项目已通过中期调整,列入‘十三五’高校设置规划,预计2021年可实现招生”。

对此,付伟建议,一方面要从“量”上下功夫,扩大人才供给,多渠道培养早教专业人才;另一方面,要从政策制度着手,为学前教育人才提供更多“用武之地”,让社会增加对这个新兴行业的认识和认可度。

曹志伟则建议,要由市教育局和人社局牵头,设立与早教托育行业发展及岗位需求相匹配的专业课程,建立本土化的教育体系和具有中国特色的早教课程标准,并为专业人才提供相应的职业培训和晋升渠道。

最新育儿知识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