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育儿孕婴 > 童歌童趣 > 正文

第34届北京图书订货会昨日闭幕,这些童书和活动值得回顾

发布日期:2021/4/5 6:22:50 浏览:62

第34届北京图书订货会昨日闭幕,这些童书和活动值得回顾

为期三天的第34届北京图书订货会,已于4月2日圆满落幕。我们整理了一些在订货会场馆现场举行的童书发布和活动,给大家。

记者|何安安

为期3天的第34届北京图书订货会于4月2日闭幕。虽然因疫情影响延期举办,不过参展商热情不减,共吸引参展出版单位及文化机构近700家,参展图书近40万种,策划场内场外文化活动200余场。为了方便不能到场的观众,许多参展人员在展区当起了主播,现场直播推介图书。

今年的订货会上,主题出版和少儿出版成为最热门的两大板块。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部分少儿图书参展商主要集中在三号、四号馆,这两个展馆也成为整个订货会场馆中人流最为集中的场所,不同参展商的现场活动也是此起彼伏。在这里,我们整理了一些在订货会场馆现场举行的童书发布和活动,给大家。

第34届北京图书订货会展馆内部一角。

01

多场对谈

三川玲X钱志龙X马志娟:儿童究竟可以学多深,多广?

4月1日,一场以“儿童究竟可以学多深,多广?”以线上、线下联动的方式在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举行。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UNSCHOOL创始人钱志龙、爱哲学习中心创办人马志娟做客展区,围绕“儿童大学”系列图书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如孩子们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学校?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又能为此做些什么等展开探讨。

同时,三人还畅谈了儿童大学这一具有开创性、创意性的实验教学对儿童教育有什么样的影响,对学校、教授、家长、儿童自身又有什么样的影响,以及为什么儿童大学在德国能够蔓延至全国并持续到今天,而在中国却一直停留在“走秀”这一层面。

由千寻Neverend主办的《儿童大学》新书预见会:“儿童究竟可以学多深,多广?”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爱哲学习中心创办人马志娟、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UNSCHOOL创始人钱志龙。

孩子们提问题、教授解答问题这一方式对孩子们有什么好处?三川玲认为,儿童大学其实是儿童的内在驱动发展而成,它对孩子是考验,对教授更是考验。因为他们在准备孩子们的问题时,自身的授课方式与授课能力也在经受考验,毕竟儿童大学里的孩子与大学生有巨大的区别。

钱志龙指出,孩子们生来就有好奇心,而儿童大学给了孩子们追问的机会,创造了一个探究式的场景,尊重孩子的探究式发展。在钱志龙看来,儿童大学之于孩子们的意义,不在于讲解的知识,而是他们的天性被呵护,给孩子们授课的教授们不再正襟危坐,不再居高临下,而是以谦卑的、平等的姿态与孩子们交流,倾听着孩子们的问题。

“儿童大学”系列全3册封面(暂定),目前,该书预计于2021年5月上市。

儿童大学的“另类”教学理念颠覆了“填鸭式”的教育理念,它充分肯定并尊重孩子的主体价值,充分调动并发挥孩子个人的能动性,强调他们的课堂参与感、与教授之间的互动感以及知识获得的主动性,甚至改变了传统的、注重知识灌输的课堂形式。世界上第一所儿童大学图宾根儿童大学创办于2002年,发起者是当地《斯瓦本日报》的两名编辑和图宾根大学的新闻发言人。他们回忆最初的动机时说,孩子们经常会出其不意地向家长提出许多艰深难答的问题,而满腹经纶的大学教授又往往是解答这些问题的权威人士,把孩子们和大学教授拉到一起是他们创办儿童大学的初衷。在儿童大学中,课程是用浅显的语言向儿童“大学生”讲解天文、地理、哲学等各科知识。

在国内呢?目前市场上有很多APP中都有讲给孩子们的课程,中国的孩子们是否就实现了在家上儿童大学的可能?对于这一问题,三川玲认为,是否实现了在家上儿童大学关键在于教授到底会不会讲课。在儿童大学里,教授用悬念牵引着孩子们,尽可能地使用比喻、故事等回答孩子们提出的问题,也在尽量地控制着互动性。

那么,在日常生活中,面对孩子们提出的问题时,作为家长的我们,能做些什么?三川玲认为,家长尽量不要以知识量为基准,而要以是否能驱动孩子去思考,驱动其创造力为基准。因为儿童不仅是课堂上的知识U盘、计算器、解题器,他们也可以直接解决内心最疑惑、最好奇的事情。

钱志龙说,目前的大多数教育是功利驱使,让孩子们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无论什么背景,我们要尽量尊重孩子的天性,兴趣驱动,使命驱动,让孩子们有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兴趣,让孩子们找到比游戏更有意义的事情。

陈晖X常立X小土大橙子:婴幼儿图画书应该如何创作,如何阅读?

为什么要大力推广原创婴幼儿图画书?如何评判一本婴幼儿图画书?面对众多婴幼儿图画书,又该如何选择?

4月1日下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副教授、儿童文学作家常立,百万粉丝母婴公众号“小土大橙子”的创立者小土大橙子做客北京图书订货会展区,以“婴幼儿图画书的创作和阅读”为主题进行了一场原创婴幼儿图画书的会。

“婴幼儿图画书的创作和阅读”会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常立、陈晖、小土大橙子。

为什么要大力推广原创婴幼儿图画书?在陈晖看来,儿童的文化自信需要从小去建立。近年来,市场上涌现了非常多优质的原创图画书,但婴幼儿图画书仍然是原创的短板领域,尤其是系列作品。为此,陈晖以创作者的身份,出版了“小熊兄妹快乐成长系列”,这是一套写给2—4岁幼儿的暖心绘本,讲述了一对生活在森林深处的小熊兄妹的成长趣事。在这里,陈晖指出,在根植于自己文化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把世界各地的优秀文化根据中国当代孩子的需求去讲述,这同样是一种文化自信。

集创作者、翻译者、研究者于一身的常立还是两个孩子的超级奶爸。如何评判一本婴幼儿图画书?常立给出了一个“四好”标准:好用、好玩、好演、好逻辑。所谓好用,就是婴幼儿图画书应该具有一定的功能性,能帮助家长解决育儿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好玩,是因为阅读本身就是一种游戏,无用之用也是一种大用,就像复旦大学的民间版校训一样:“培养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好演,是因为一本书只要能“演”起来,就会产生无数的变化和脑洞,从而带来一段无比珍贵而欢乐的亲子时光;而好逻辑,是因为孩子的逻辑性跟成年人不一样,好的婴幼儿图画书应该能够顺应孩子们自己的逻辑,让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去想象、演绎、试错,从而生成自己认识世界的方法。

《如何让大象从秋千上下来》,常立著,抹布大王绘,接力出版社2019年4月版

一苇X岳永逸X李峥嵘: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

由乐府文化与千寻Neverend联合出品的《中国故事》以近三百篇的体量,全面发掘沉没于时间之河的中国民间故事,重述中国人的童年与心灵成长源动力。三卷本的主题分别为“人间”“万物”“道路”,从中国人日常的生活、人情、梦想和痛苦,到想象力飞扬的人与万物相通和交往的过程,再到独具中国特色的寻找幸福和自我的故事,暗合了中国人独有的认识世界和心灵发展的过程。

为什么要重述中国民间故事?为什么要给当代的孩子讲述中国民间故事?这些源远流长的故事,会与当代儿童发生怎样的关联?4月1日下午,《北京晚报》读书版资深编辑李峥嵘,民俗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岳永逸,与《中国故事》的述者一苇进行了一场题为“土地的回音: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的对话。

“土地的回音: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活动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李峥嵘、一苇、岳永逸。

在一苇看来,每一个民族和地区都有自己的民间故事,这是我们的心灵史和一脉传承的记忆。经由一苇重述的中国民间故事,其中一些我们小时候听过,另外一些则已沉没在时间之河中,又被打捞而出,它们的重新呈现,拼接出完整的中国人的生活和心灵。

在一苇看来,故事能够被主动讲述才能活下去,因此,她要做的是让孩子接纳这些古老的故事,并让故事参与他们的叙事。她重述故事的动机,就是要赋予故事儿童的视角和现代的观念,赋予故事文学性的过程,是她在浩繁的资料中做系统性整理、重述,再一遍遍讲给孩子,在讲述中寻找最合适的语言、节奏和故事结构,最终写定的过程。

岳永逸从民间故事的元文学性讲起,在他看来,之所以要给当代的孩子讲述中国民间故事,正是因为民间故事带有元文学的特点,表现着人类童年期对世界的认知,而儿童从婴童期逐渐成长,也是一种从懵懂、自我、感性走向理性的过程,因此,儿童比大人更能够亲近民间文学,民间文学的故事主题、讲述方式都暗合儿童的心理状态与发展。

《中国故事》,一苇述,萧翱子、刘培培、孙亚楠绘

同时,岳永逸认为,从民俗学角度来看,一苇为当代儿童整理重述故事,具有其作为故事人的价值,民间故事获得生命力的方式便是不断被重述,在这样的传承与传播之中,民间故事才能与一代又一代的心灵相遇,让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看到。

02

新书发布

“暮光之城”系列新书《午夜阳光》发布

4月1日,“暮光之城”系列新书《午夜阳光》简体中文版在北京订货会上进行了新书发布仪式,翻译家、《午夜阳光》审订专家马爱农,导演、编剧、《青年电影手册》主编、金扫帚奖创办人程青松,编剧、青年作家、影评人、“暮光之城”粉丝代表张方等应邀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在新书发布仪式上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对隐藏在“暮光之城”故事背后的、爱情童话的另一面充满好奇。而解开重重谜团的答案,就在《午夜阳光》一书里。

“暮光之城”系列四部曲自2005年至2008年出版以来,目前全球总销量突破1.6亿册,5部同名改编电影也火爆全球。自2008年8月起,接力出版社相继引进出版“暮光之城”系列四部曲简体中文版,截至目前的总销量已超过430万册,成为国内市场近年来表现最出色的引进版超级畅销系列书之一。

作为该系列第五部作品,《午夜阳光》从男主角爱德华的视角出发,展现爱德华尘封已久的过去和复杂的内心世界,让读者首次以非人类的、纠结的视角体验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让既有的爱恨纠葛有了新解。

“暮光之城”系列新书《午夜阳光》,[美]斯蒂芬妮·梅尔著,张雅琳、黄静雅、徐懿如译,马爱农审订,接力出版社2021年4月版。

该书于2020年8月在欧美多个国家上市,1周内登上英美等多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榜榜首,8周内销量突破200万册。数据显示,在美国,阿歇特(Hachette)图书出版集团为满足市场需求,预先印制了100万册精装版《午夜阳光》,该数据刷新了阿歇特集团史上最高预订水平;在英国,《午夜阳光》的首印数达到30万册;在德国,首印量在短时间内即告罄,目前《午夜阳光》在德国的总印数已超过14万册。

“老神仙”系列新书

4月1日,儿童文学作家张菱儿携新书“老神仙”系列丛书第二辑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1号馆2层D厅。

主题为“跨越时间的河流,感受中华民俗文化之美”的“老神仙”系列新书会由朝华出版社举办。图为朝华出版社副总编辑刘冰远和儿童文学作家张菱儿(右)。

“老神仙”系列丛书以中国传统民俗中的神仙形象,如灶王爷、土地爷、福神、阎王爷、孟婆、王母娘娘等为要素人物,对传统民间故事进行重新演绎,并穿插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秋节、祭灶节等民俗节俗,以轻松幽默的语言、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向孩子传播民俗文化、讲述民间神仙故事、传达真善美的人性追求。该系列丛书第一辑由朝华出版社出版于2018年9月。

此次亮相的第二辑,包括《四蛇童子》《来自星星的仙儿》《臭仙儿紫姑》《三眼仙儿马王爷》四本新作。“小时候,《牛郎织女》是我最喜欢听的童话故事,因为对神秘的太空充满了无限好奇与联想,所以我总缠着父亲,让他一遍又一遍地讲。织女的美丽和勤劳,牛郎的朴实和忠厚,黄牛的睿智和善良……都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

“老神仙”系列第二辑(《四蛇童子》《来自星星的仙儿》《臭仙儿紫姑》《三眼仙儿马王爷》)

在会上,张菱

[1] [2]  下一页

最新童歌童趣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